“老婆,我是那么霸道的男人吗?你连怀孕都不告诉我。”容珩川真的要被她给气死了!

不但哄着他来陪她录这个恋综,还去录了美食节目,中午晚上都在做饭!

她在家里也只是因为兴趣才做的。

“孕妇不能待在厨房,对身体不好。你居然,你居然……”容珩川捏着她的耳朵,“你这耳朵果然该捏捏。”

“呜……”

“老公,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勉为其难的把节目录下去了吧。”纪泱柳盯着他,忽闪忽闪的眨眨眼。

眼尾洇红,湿湿的。

蛊的要命。

“如果今晚被淘汰了,我就乖乖跟老公回去好不好?”纪泱柳怕了。

她怂了。

鱼腥味好难闻。

为什么节目组要准备那么新鲜的活鱼啊?

“但是不能刻意的做一些行为。”纪泱柳捏着鼻子,“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你敢不理我,纪泱柳,你有几个胆子,你敢不理我。”容珩川低头亲亲她的嘴角,“你就是回娘家了,岳母都会打电话让我把你接走。”

这倒是,以前也这样过。

他们虽然很相爱,但结婚太快了,相处久了,也会吵架的。

纪泱柳之前就回过娘家,屁股还没有坐热呢,妈妈就悄悄的给容珩川通风报信了。

晚上就把她接回去了。

一路都没有搭理容珩川,回家之后被他欺负的呜呜咽咽的哭。

“宝宝~”

容珩川说了硬话,又软软的哄她,亲不够的在她脸上轻啄,“乖一点,好不好?”

“是你的孩子不乖,让我反胃让我吐。”纪泱柳摸着平坦的小腹。

容珩川眼睛都红了,他还不想要孩子!

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流产伤宝宝的身体,只能生下来了。

“没事吧?”节目组的人实在担心的不行。

“她没事。”容珩川回答,“我们马上出来。”

感觉解释不通了,纪泱柳觉得他们俩今晚肯定会被淘汰的。

两个人分开离开,纪泱柳上楼去了。

晚餐她不做了,闻着味都难受。

赵芊芊也不太会做饭,打了下手之后就上楼了。

“柳柳~”

“柳柳~”

纪泱柳坐在床上自暴自弃,是不是要开始收拾东西了?

她和容珩川也太明显了。

容珩川那么关心她。

可惜,她的防御权还没有用呢?

今晚用了,把容珩川淘汰了,把她一个人留下,更不行。

她不可以的。

她夫管严。

她是夫宝女。

没有老公在,超级没有安全感的。

“你怎么了?”赵芊芊觉得纪泱柳病了。

但她刚刚准备复出,现在大环境不太好,工作不好接。

好不容易接一个工作,如果因为生病退出录制,简直太可惜了。

赵芊芊拿了一瓶藿香正气液给她,“是不是中暑了?喝这个。”

纪泱柳疯狂摇头,“不,不喝,我不喜欢这个味道,好难闻的。”

她捏着鼻子。

完了。

肚子里这个宝宝怎么变得这么娇气?

害的她也跟着娇气起来了。

因为一条鲜鱼引发的连锁反应。

“这个是不太好喝,但身体更重要,你中暑了吧!”赵芊芊摸着她的额头,又摸着自己的。

比较了一下,“你比我烫。”

是啊!

孕妇体温就是比其他人高一些。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纪泱柳坐着。

赵芊芊也坐着。

“你要多和男孩子交流。”纪泱柳忍不住提醒她,“我们下去吧。”

是来增加曝光度的,房间里没有摄影师,不会出现在直播画面里。

她无所谓,赵芊芊可不行。

两人一起下去,容珩川就盯着纪泱柳。

今晚把他们淘汰吧!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