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
这话是对我说的,因为除去他与我,只剩下一个刚熄灭的水镜了。
我心中难免忐忑,磨磨唧唧的朝着他走去,却不敢抬头看他。
“抬起头。”
我听到了笔杆放下的声音,却不敢有所动作,思考了片刻,“多谢神仙救命之恩。”
“你知我是谁?”
“战火四起,波及众生,神魔交手…我不知道都难。”
我说的实话,神魔大战,多少因此葬送性命的人…慕尘好像是沉默了,我猜是因为我的语气,强者纷争,弱者只有沦为阶下囚,板上肉。
“知道为何出现在那里?”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终究还是怀疑,我感觉冰冷的视线注视着我,甚至我的双腿都止不住颤抖。
“身不由己。”
面对这样的威压,谎话无法轻易说出口。
“身不由己?”
我听到了他的重复,紧接着窸窸窣窣地声音,阴影落在我的脚边,他的声音在我的头顶,语气低沉道,“是身不由己还是早有预谋?”
神的压迫感让我双腿不自觉的发软,一时没有忍受住,险些跪倒在慕尘的面前,我紧紧抓着面前人的衣袖才不至于太过难看。
只是一瞬,我便松开了他的衣袖,神,应该都不喜欢我这种低贱的妖触碰。
见到我的动作,慕尘的眉头一跳,被我抓过的地方还有些许的褶皱,我感受的面前战神的不悦。
“弱者为鱼肉,神君觉得我是身不由己还是早有预谋?”
我终于抬起头去面对他了,上天是偏心的,慕尘不仅强的可怕,这张脸也是无可挑剔。
许是我的反唇相讥让他有些不悦,眉间一直拧着川字。
慕尘闭了闭双眸,再睁开眼,俨然已经是一副可望不可及出尘的模样,我看着祥云靴离自己远了些,微微松了一口,可身上的压迫感却没有褪去。
我捏着衣角,感觉背后有冷汗渗出,我知道神的威严不容挑衅,若是错言半句,我的下场恐怕与枉死在魔主手下的亡魂没有了区别。
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去死。
“是有预谋,”我对上那双眼眸,明明容纳众生可又让人觉得无情无心,我的心脏在狂跳,这样的神,如何动情?
我不由得有些沮丧,可现在重要的是留下,留在他的身边。
果不其然,我这句话一出,慕尘的眼眸闪过一抹冷意,我暗暗掐着指尖,努..."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