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第7章江稚觉得自己三番五次拒绝他也许确实扫兴,沈律言让司机把她送回别墅,他没有留下洗了澡后,江稚在楼下的客厅里吃着蛋糕,甜的发齁的蛋糕在她嘴里好像没了什么味眼泪一颗颗砸在手背上可能是怀孕了的缘故人的情绪都变得敏感起来她不想哭,但是泪腺的开关不受她的控制江稚擦掉眼泪,在客厅里呆坐了会儿等逐渐平复心情江稚上了楼,哪怕眼皮已经很沉,......

作品试读





江稚觉得自己三番五次拒绝他也许确实扫兴,沈律言让司机把她送回别墅,他没有留下。

洗了澡后,江稚在楼下的客厅里吃着蛋糕,甜的发齁的蛋糕在她嘴里好像没了什么味。

眼泪一颗颗砸在手背上。

可能是怀孕了的缘故。

人的情绪都变得敏感起来。

她不想哭,但是泪腺的开关不受她的控制。

江稚擦掉眼泪,在客厅里呆坐了会儿。

等逐渐平复心情。

江稚上了楼,哪怕眼皮已经很沉,但她还是有点睡不着。

江稚摸出枕边的手机,点开微信置顶的联系人,删删减减:沈律言,我怀孕了。

指尖停在屏幕上,良久都按不下发送键。

算了。

说了又能怎么样。

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江稚决定周末去医院做手术。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江稚梦见了十几岁的沈律言,他的手脚被铁丝绑了起来,眼睛上蒙着一条黑布,呼吸弱的像是死了一般。

江稚挣开了绳索,她力气小,手指头被割的全是血,好不容易才帮他解开铁丝。

绑架他们的男人又回来了。

一巴掌将她耳朵打的嗡嗡响。

那段时间,沈律言奄奄一息,警察逼迫的很紧,他成了男人泄愤的工具。

江稚怕他死了,每天絮絮叨叨和他说话。

天马行空,什么乱七八糟的童话故事都有。

她让他一定要活下去。

江稚睡醒正好天亮,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和绑架案有关的事情。

少时的伤害至今都还有后遗症。

左耳的听力,遭受刺激时依然会模糊不清,耳鸣不止。

手指上割伤留下了无法愈合的疤痕。

江稚简单洗漱后去了医院,母亲还在特护病房里,安安静静像是睡着了。

江北山在母亲病中偷偷转移了傅家的财产,侵占了傅氏的企业。外祖父母的车祸也来的蹊跷。

而她的母亲,傅家的大小姐,在丈夫转移资产后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江北山从南城搬到了北城,江岁宁的母亲颜瑶成了他的原配,江岁宁成了豪门大小姐。

她则是江北山口中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江稚握住母亲的手,轻声和她说着话:“妈妈,你再等等我。”

当初颜瑶到底对她母亲说了什么,逼得她从十楼跳了下去。

还有外公外婆的车祸。

她虽然没有证据,但也知道肯定和她父亲脱不了关系。

当初车祸发生之后,外公外婆被锁在车里,活生生的烧死。

傅氏被火速清洗,他父亲自己独揽大权还不够,另外送了一半的股份给颜瑶。

狗男女登堂入室,赶尽杀绝。

江稚想起那些事情,浑身发寒,至今都恶心透顶。

*

看过母亲。

江稚去了妇产科,面诊后得知手术需要预约,还要提前做一系列的检查。

江稚做完各项体检,整个人忽然感觉到无法言语的疲倦。

手术定在下周末的早晨。

她独自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

手里紧紧攥着手术缴费单。

江稚深深呼吸了口气,收好了手术缴费单。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肚子隐隐作痛,一阵一阵的,不过倒也还能忍耐。

过了会儿,江稚打车回了公司。

刚到公司,程安像看见救命稻草拉住她的手:“江秘书。”

江稚抿了抿唇,问:“怎么了?”

程安脸色发苦,“沈总让我们去人事部办离职。”

江稚诧异。

徐助理接着说:“我们也没想到今天宋云澜会忽然冲进会议室里,这确实很不像话,也是我们的失职,但是……”

待遇和前景都还不错的一份工作。

他们都舍不得放弃。

沉默的间隙,江稚忽然想起来之前她在宴会里撞见的画面,沈律言任由宋云澜勾住他的脖子,踮着脚去亲他。

沈律言穿着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解了两颗扣子,唇角微弯,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漫不经心看着主动贴上来的女人。

既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

随着送上门来的女人献殷勤。

他不用勾手指头,确实就有一堆前仆后继喜欢他的人。

程安开口央求她:“江秘书,你能不能去沈总面前帮我们求个情啊?”

江稚面对程安可怜兮兮的眼神说不出拒绝的话,“我试试看。”

江稚稍作整理,敲了两声办公室的门。

三秒过后,推门而入。

沈律言转动着手里的钢笔,眼皮都没抬,也没开口。

办公室里安静的窒息。

江稚主动打破沉默:“沈总,宋小姐的事情毕竟是您的私事,您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沈律言撩下手中的钢笔,抬头扫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轻笑了声,声音淡淡:“江秘书觉得不满也可以顺便去人事部办个离职。”

江稚被刺的喉咙发堵,她沉默不语。

沈律言盯着她看了片刻,“过来。”

迟疑了会儿,江稚慢吞吞走到他面前,刚刚站稳,一把被人捞进怀里。

她低头不语。

绷着张漂亮清冷的脸蛋。

沈律言的手臂霸道压着她的腰肢,“你都是用这种态度求人办事的吗?”

江稚身上的职业装有些皱巴巴的,她面红耳赤,扭过了脸,已经知道了他的意图。

*

半个小时后,程安看见江秘书从沈总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嘴巴好像有点红。

她还没问结果如何。

又见江秘书去了洗手间。

江稚提前下班回家,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看见沈律言的人。

不过她无意间在江岁宁新发的朋友圈里看见了双熟悉的手。

男人拇指削瘦修长,特别漂亮,拇指上并未佩戴婚戒。

江稚若无其事屏蔽了江岁宁的动态。

手机叮了声,是每个月的固定转账提醒。

江稚扫了眼,发现这个月比起之前多了一笔数额。她以为是搞错了,特地给沈律言身边的总助发短信说了这件事。

过了会儿。

刘总助回复她:沈总让我给您转的就是这么多。

江稚突然想起来,那天办公室里的意乱情迷之后,沈律言搂着她的腰,窥见她的闪躲,他不轻不重咬了咬她的唇,贴着她的耳朵说:“江秘书,换了地方就不会让你亏本。”

他还记着在车里被拒绝的那次。

这回故意加了钱。

小说《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